7timess

码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razy:

这是两个甜粉沙雕写手互怼的惨烈现场。

我与我基友@冬咚锵 在大部分的情况下,除了表面的商业互吹,就是相杀互怼,不是斗文就是斗嘴,一言不合就开战。

lof只能放10张图,战况还在继续,可以来这里(关于我的文字——写在斗文之后)围观,不过先别在那边回复免得破坏阵型,要回复在这个帖子里回。

我看她还能坚持多久哼哼~
先扛不住的人要送给对方一个点梗哦!!!


不知各位甜粉是否能看得出每一条的原型和出处?

想发一下不知道能不能看到!

「巍澜」♡那个他是你! UP主: 凄凄惨惨戚柒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01309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aV1rWz4MPA82ATcEeAR4infoc&ts=1534248633504

「巍澜」·真心相爱要做的21件事

  ☆8 一定要亲口说一句“我爱你!”○上○

☆梗源鳇呔子
☆原著+部分剧版设定
☆会持续更新(吧)
☆大概算是甜饼
☆ooc请注意避雷

   在一起久了,再激烈的爱情也难免要趋于平淡。

    更何况是两个彼此忙得昏天黑地的人。

    一个处长,天天忙里忙外的,也不知都是什么破事,四圣归位后案子不减反增,虽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总归是“那边”的事,特调处还是不得不插手相关事宜。

    一个斩魂使,两头跑也不得消停。好容易等了个百八千年等来的爱情,还来不及热乎就给工作全打乱了。固然大封已破,可地界的监管似乎也愈加不力,杂七杂八的小鬼三天两头就往上面窜,可把沈巍给气坏了。又加上那学校的课程,就算是斩魂使也有些吃不消。

    每晚赵云澜躺下都要睡着时,沈巍还在台灯下翻阅人丁造册亦或是不厌其烦地修正学生们的报告,早上睁眼身旁被窝早已没了暖意。赵云澜苦在心里却也无可奈何,每天就盼着移交犯人时能看到的那个冷峻的身影和不知几时才能和自家媳妇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扯皮。

    这样悠闲的日子,已经多久不见了啊。
    赵处有些伤感,站在阳台看着黑蓝色清朗夜空中挂着的近圆的明月,心里五味杂陈。

   后天就是团圆节了,大鬼小鬼们能不能安分点儿,圆小的一个心愿啊。
    赵云澜有点自暴自弃了。或许这种时候想想该怎么死皮赖脸赖在沈教授身边才是更有价值的。

    手机响得恰到好处,是上头来的邮件。
    操,又有案子?好好过两天团圆节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吗?赵云澜要气死,憋了好久才忍住没直接把手机给捏碎。打开邮件的瞬间却瞪大了眼睛。

    “我嘞个……cao,放三天假?团圆节不是四月一号吧?”赵云澜反复查看日历校准时间,截图截了不下二十张都是放假的那条消息。他这个老油条定是不会发什么,没发错消息吧,这种自找苦吃的回复过去。送上门的假期,不要白不要,不要还是他赵云澜么。

    幸福的赵云澜喜笑颜开,心里眼里都乐开了花,扔了张截图进特调处的群里就开始自动手动屏蔽一切与沈巍无关的信息。

    乐得逍遥地早早收拾好盘腿坐在床上等着沈巍又一次的晚归,心中难免落寞。神不知鬼不觉地打开了两人的短信记录。

    赵云澜这个人懒得发霉,手机还能用就懒得再去换一个,信息联系人什么的都完整得要命,删了些没用的垃圾短信和跟领导们的塑料兄弟情客套,倒也只有和沈巍的消息一直安安稳稳地放在手机里了。

    和沈教授一样,他自然是不舍得删的。

    划拉了少说三五分钟才翻到最顶上,是初识的消息。

    “沈教授,李茜现在情况如何?”
    “已经办好住院手续了,请赵处长不必担心。”
     “沈教授,李茜……”

    噢…怎么全是李茜这个糟心小姑娘。
    不过也多亏了她,不然可怎么找机会跟他发消息。
    赵云澜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再往后,除了案子的事儿,也多了很多私人信息。

    “沈教授吃了没?一起出来吃个饭?我请客。”
    “抱歉,今天晚上年级例会。”
    “那宵夜?”
    “吃宵夜对身体不好,请赵处爱惜自己的身体。”

    赵云澜当时挺懊恼,自己这么多年的乱花丛中过,如今搞不定一个沈教授。这教古汉语的讲师,自己也得是个老古董么?约一次出来比面圣还难,还得被那死肥猫一通嘲笑,可不是血亏么。
    可偏偏他就吃这一套。沈教授越是拒绝,他也便越心动,总想着做点儿什么。

    过了那次小巷的“英雄救美”事件自己在家有意无意地对着沈巍的一番表白之后,两人的信息来往似乎更频繁也更亲密了。
    ……好吧,亲密可能只是赵大处长单方面的。

    “沈老师吃早饭了吗”
    “沈老师下课了吗要不要搭顺风车”
    “沈老师有空出来喝杯咖啡吗 ^_^ ”

    这样的消息似乎都是收到统一自动回复般被回了一条礼貌的
    “不必了,谢谢。”

    要不是在深山中午夜梦回时撞上的那一双不知写满了多少载千秋柔情的眼眸,他估计就要放弃了。
    可这一趟工作回来却发现自己暗恋明恋大半年的对象竟然是工作上的老大哥斩魂使,赵云澜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却又怎么也放不下。

    和下一条消息差了将近有一个多月,那一个多月自己过得可谓是浑浑噩噩清心寡欲,身边倒贴的帅哥美女不少,可却怎么都比不上沈巍的那抹清新书卷气。自己怕是中了他的魔,倒是这般无法忘怀了。他也不至于此般顽固不化,只不过缺那一把点燃一切的火罢了。

    这把火终是被沈巍自己燃着了。

    好吧。斩魂使就他妈斩魂使吧,老子还就是看上斩魂使了,去他娘的乱七八糟。

    沈巍的吻落下的那一刻,他的心里,脑子里,早已别无他物。

    ……

    一个多月的冷战,下一条消息就开始没羞没臊。

    “宝贝儿今天没案子,我去你们班蹭个课?”
    “好好工作,记得按时吃饭。”
    “那我可当你默许了。已经到门口了。……怎么这么多女生?!”
    “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文科的课程自然是女生多。”好像是不放心地补了一句的沈教授。
    “我嫉妒了。”
    “……没个正经。你还真是不知道害臊?”
    “不知道,要不教授您亲身传授?”
    上课了,没有回复。
    下课铃响了,刚合上书准备走的沈教授果不其然被女孩子们团团围住,比八卦记者堵一线明星还壮观。赵云澜坐在最后一排抱着手臂叼着没点着的烟,悄悄翻了个白眼,掏出手机又是一条短信。
    “沈教授真是魅力无穷,在下就先不掺和文化人的讨论了,先走一步。”
    沈巍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大家忽地停下了嘴。
    联系人一栏亲密地写着“阿澜”…虽然是他自己写的,打开屏幕迅速扫了眼消息,耳根不自觉泛红。看到后门刚迈步出去的身影,他匆匆跟学生们道了个听起来并没有诚意的歉,就跟着赵云澜追了上去。

    这之后……变没有此事后续的消息了。结果也不言而喻。

    赵云澜已笑得露出两个小酒窝了,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多了个人,也同他一道看得津津有味。在他身后就这么微弯着腰站着,眼中是满溢的柔情,也不知究竟是在读着手机屏幕里的故事,还是在读捧着那冰冷电子产品的人。

    “怎么,赵处长今天别有雅致啊?”沈巍突然开口,才惊得赵云澜回头。
    似乎是刚出浴的样子,平日里稳重的眼镜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双藏着山河大川日月星辰的深邃眼眸,眼睫毛洒下一片阴影,是说不尽的温柔。散落的刘海三两相簇,还没来得及吹干的头发意外乖巧地下垂。衬衫也很随意地扣着,一改白日那永远扣到最后一颗的模样——在赵云澜面前,总会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开着领口,这也着实不违那句你真辣。
    赵云澜表情变幻莫测地上下打量着自家美人,到底是好久没见面了吧,连居家服都能看得这么津津有味——不对,正是因为是居家服所以才别有一番风味吧…?赵云澜有些悸动,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沈巍被盯得不好意思了,又见他吞口水的动作太明显,似乎还刻意发出些耐人寻味的声音,眼神不自觉开始躲闪,说话也有点支支吾吾。
    “有什么好看的,天天看还没……唔…”
   
    没等话说完,就被赵云澜揽着腰拽到了床上,一侧身就是他投来的炽热又饱含期待的目光。沈巍嘴角轻勾,鼻息有些重了,合上眼仰头便去寻那熟悉的唇。赵云澜自是求之不得,主动迎上去啃咬着,一个翻身双手撑在人耳侧,腰还不安分地扭着蹭着身下人。

    沈巍有些克制不住了,没了镜片的阻碍,那双有魔力的眼睛此时火热得似乎要穿透赵云澜的全部身心。他压低声音,咬着牙一字一句:
    “赵云澜,明天还要上班。”

    赵云澜勾唇,抬手捏着沈巍的下巴。

    近在咫尺。

    “宝贝儿,告诉你件不大好的消息。”双唇轻触。

    沈巍蹙眉。这家伙又做了什么伤了自己的亏心事?
    说真的,看着他受伤,比自己受伤,要疼上一万倍都不止。
    自己受伤疼的不过一副躯体,赵云澜受伤就不一样了。这就像在自己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狠狠插上一刀,血流不止。

    “团圆节放三天假。”带着喘息的气声传入左耳,打断了他的思绪。沈巍这才反应过来他想表达的意思,一个翻身便反客为主。

    “这是你自找的。赵处长。”
   

—☆—☆—☆—☆—☆—☆—☆—☆—☆—☆—☆—☆—☆—☆—
请问我能不能不写车   是新手司机从来只敢脑内YY不敢出来丢人   以及…没人看就非常尴尬所以很犹豫xx

【巍澜】一个吃醋梗的合集

辛苦了我靠

鹤:

吃醋澜孩系列

论吃醋与胃痛的并发性

论互相吃醋的微妙性

论吃醋与同床的必要性

吃醋巍巍系列

论吃醋与手机的关联性

论吃醋与关心的混淆性

论吃醋与受伤的严重性

另外四篇并未含太多吃醋的文就不放出来了



身为一个垃圾每次看到你们的喜欢和评论都特别感激我还会继续搞沙雕脑洞的


最近在养病 更文速度可能暂缓

如果有想看的梗也可以告诉我啦

最后比个

大猩猩
大心心儿

评论真的很可贵  很喜欢也很希望有评论 哪怕标点也好

「巍澜」·真心相爱要做的21件事

☆1 在大庭广众下来一个拥抱,或者一个KISS

☆梗源鳇呔子
☆原著+部分剧版设定
☆会持续更新(吧)
☆大概算是甜饼
☆ooc请注意避雷

    日子离赵云澜桌上日历画得花里胡哨的那个日期愈加近了。

    沈巍不在的这几周让他仿佛又回到还单身时的日子,整日邋里邋遢也没个正经饭点儿。难免总闹闹胃病。像是煎熬般地过着日子,在每一个过去的日期上凶神恶煞地打上血红色的叉。

    终是到了圈起来的那天,难得吃了早饭的赵云澜激动得反而有些胃疼。

    从醒来起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确认手机上沈巍发过来的车次了,却还是明显提前了两个小时就到站口的赵云澜一面踱步一面思忖着过会儿该怎么不失礼貌地向自家媳妇表达自己大半个月来的饥渴……呃…思念。

    想想还是觉得气不过,怎么偏偏挑这时候出差。你说一个讲古汉语的教授,又不是搞考古的,三天两头往外跑个什么劲?倒是他带着的那帮小姑娘…想到这里,他不由舔唇,微微蹙眉,眼中藏着的是无法言说的意味。不过好在这次情况特殊,只沈教授一人独行。当时听到他这么说时,还暗自松了一口气。可转念一想,不行啊,自己公务缠身,老婆出差身边无人护驾,人一个弱不禁风的普通…斩魂使,万一出了点危险可怎么办。一想到那次小巷里的那场打劫,赵云澜就心有余悸。这么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慷慨大方又玉树临风的沈巍,被人劫财还是小事,若是给劫色了可…实在是没法想了,赵云澜眼疾手快地就抢了沈巍身旁安静躺在桌子上的手机准备给校长打电话请假,却被沈巍一把拦下。
    “干什么。”沈巍莫名其妙。
    “不准去,一个人不安全。”赵云澜气得瞪眼。
    “都答应了。再说我一个男人,有什么不安全的。”沈巍无可奈何又觉得好笑,嘴角不经意向上勾起。看赵云澜担心的样子,还颇有些可爱。
    “你……上次被抢劫了什么都乖乖交出来的沈巍教授,”赵云澜突然正色,“请问你要是被堵着劫色了是不是也要这么乖乖的啊?”偷偷把手机藏到背后。
    “……”沈巍推了推眼镜,“…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些…”
    “我,特别调查处处长,赵云澜,现在无比认真地向特别调查处处长夫人沈巍,提出质疑。”这老流氓趁着说话的功夫把整个人都凑到沈巍跟前,鼻尖马上就能相碰处,呼吸可闻。
    “……不会的。”沈巍有些局促,嫩粉色已经从耳根开始蔓延,大有红透整个脸颊的趋势。“除了你以外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文化人说得隐晦,但早已习惯的那人已经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刚想趁机占点便宜却被对方突然凑上来的唇惊得瞪大了眼睛。他向来不会这么主动。
   只是一个冰凉而转瞬即逝的接触,却足以掀起他心中万千波澜。始作俑者窘得垂眸不敢看面前人,脸颊红得似在冒热气。赵云澜对他这副模样表示十分的喜闻乐见,厚着脸皮就往人家身上凑。

    于是临行前一天晚上,干柴烈火。

    想到这儿,赵云澜终是显出些尴尬来了。毕竟自己这么个绝世纯1,就这么被美人压得暗无天日这种回忆,想来还是难免不甘,却也无法可想。这么看来也有这么久没做…这些事了,看来今晚不做点什么,可就真是对不起远道而…归?的沈大教授了。

    赵云澜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空虚太久导致yy过度,人还没到呢就已经满脑子黄色染料,这时才想起来看看手机上的时间。

    反复确认了不下五次,他有些错愕地发现离预计时间只有不到十分钟了,自己什么时候连想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能想这么久了?可别是更年期提前了吧……其实自己心里还是清楚,和沈巍有关的事儿,就算只有一粒沙子大小,他都乐意想个几天几宿的。

    恍惚间一个高挑精瘦的身影出现在出站口,不同于其他人的大包小包,他身后背着的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轻便双肩包给他添了不少青春的气息。虽然气质与学生大相径庭,但是散发出来的魅力相比学生而言却只增不减。鼻梁上并没有架着眼镜,或许是他一直懵懵地四处望的原因。

    这可把赵云澜喜欢坏了,险些一个没忍住鼻血就要下来。他整整衣服,手往兜里一插,吊儿郎当地就往沈巍那处走去。沈教授总算是瞥见他了,目光不知为何有些呆滞,突地像脱了线的人偶一样有些急切又踉跄地奔向赵云澜,二话不说就将人搂在怀里。

    赵云澜自是受宠若惊,为他家沈教授越来越趋近于自己的不知害臊感到一丝喜悦,也便不拦着,抬手就抚向来者背后。

    “哎宝贝儿,可想死我了…”哪怕拥着人,嘴上还不忘占便宜。可沈巍一言不发,只是死死地抱着人不放手。这样的状态持续了整整两分钟。赵云澜觉着有些不大对劲,想要推开却苦于力气不够大,只能实行言语上的劝导。

    “这么多人呢…咱回家再接着……呗?”
    “我今儿还没洗澡呢你不嫌我脏啊。”
    “不会真给劫色了吧赶紧让我看看我宝贝帅气的脸?”
    “宝贝儿…宝贝儿…?先松松手……”
    “沈巍!”是终于忍不住的低喝。

    沈巍像是愣了一下,手慢慢松开了。赵云澜退后半步,盯着他的脸,好半天没说话,看得沈巍一阵不好意思。

    “我……方才是不是做了什么有辱斯文之事…?”像个犯错的孩子。
   
    “沈教授…”赵云澜故作神秘地开口,“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想我啊?”

    沈教授一时语塞,瞪着人满脸通红,却委实想不起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有些语无伦次:“胡…胡说八道…。”瞧着,话都说不利索了。

    赵云澜刚想打趣继续挑逗他的小美人,突然意识到事情不对,,拽着人手就往外走。

    等两人都在那辆骚包越野车上坐好之后,赵云澜才严肃地盯着身旁的人,缓缓开口。

    “从什么时候开始没印象了?”和审问犯人大相径庭,赵处此时满眼的紧张和担心。
    “…下车前五分钟还在想着给你打个电话,去找了一趟乘务员回来喝了口水,之后就看到你抱着我。”教授不愧是教授,条理清晰思路缜密。
    “呃……是不是又被陌生人搭讪了?”赵云澜蹙眉,夹杂着一丝…或许是很多丝的不爽。
    “算不上搭讪吧…?旁边的阿叔说对古汉语很感兴趣就一直拽着我讨论,我也挺乐意讲。”
    妈蛋……赵云澜扶额。就知道…怎么什么人都想跟自己媳妇凑凑,要是可以的话真想把他就这么一天到晚藏在家里只自己一人看着。“水杯拿来给我。”

    沈巍不太明白赵云澜的脑内小剧场已经跌宕起伏十万八千遍了,只顺从地抽出包里赵云澜给他买的水壶递了过去。

    赵云澜低头一嗅——果然…。不禁攥紧了拳,眼中似有火苗迸裂。

   是迷药的味道。那种前五分钟没有任何现象产生,而后异味扑鼻的迷药。当然,也有催.情的成分。

    沈巍不明所以,凑上前吸了吸鼻子,突然什么都明白了。眼神不敢再对上赵云澜,有些飘忽不定地游走了一圈,又不知所措地眨巴眨巴大眼睛,终于只盯着放在大腿上的手不再乱动。

    这回是错在自己,论怎样狡辩也没用了,都是自己粗心大意惹的祸。本该料到在这方面应多加小心的,却还是因为…对于见到赵云澜太过心切而疏忽……想来脸上又飞起一抹粉红,刚下定决心说的对不起又哽在喉中。

    赵云澜最见不得他纠结得要死的样子,赶紧双手环住他在人耳边轻声警告着:“下次再这样不小心,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语罢还不忘挑逗地咬了咬那红得要滴出血来的耳垂。

    “对不起。”沈巍突然反客为主,低声吐出的三个字很难感受到道歉的诚意。他一个回手就把赵云澜圈在怀中,自己则低头在人锁骨有一搭没一搭地啃咬。

    “嘶……”赵云澜惴惴不安地瞟了眼时间…糟了,药效该发作了。得赶紧赶紧把人带回家,趁着这……好好抒发一下自己这大半个月来的寂寞苦楚。

    然而不太妙的是,自己心里那点儿小九九还没算计好,就已经被人攻防破阵了。

    完了。今天看来是,等不及回家了。

·☆1END

——☆——☆——☆——☆——☆——☆——☆——

我写的是啥…
看不下去
有什么意见建议希望看官们可以评论…我会尽量改的!
……弃画从文系列
有机会把图也画了(画的出来的话)
真的很菜了  看完全篇辛苦您了…

这个转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惊蛰小蓝黑:

哈哈哈哈哈哈,看到好多人在转,必须转一个一起点个赞23333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巍澜】时光碎屑之二——赵·醋·云·河豚·澜

这也太棒…第一次看小甜饼看到哭…靠…太太是神仙吧…实在想码qwq侵删…!!!!!!

白南晴yacci:

❀我又来写兄弟情啦23333333


❀今天要讲的是一个有关吃醋的赵河豚的故事


❀围观巍澜谈恋爱啦~~~






  赵云澜醋了趟狠的。


  其实吧,这事儿你也不能怪沈老师,人家长得帅去勾引个色狼这种事儿,搁特调处其他人身上,你也引诱不出来嘛,总不能怪沈老师长得太好看了?


  小郭这么一番话一出来,林静默默收起了自拍的手机,祝红赶紧拖着椅子离远了一点,汪徵一把拉着没太听懂的桑赞就往外走,只有老楚叹了口气,一边说着“你小子嫌命长是吧”一边给了小郭一个爆栗。


  反正这群人还是照样的闹,赵云澜还是照样的低气压。


  祝红端了杯绿茶走过来:“老赵,消消火,你说你这人醋劲怎么这么大呢,这回的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都死五个了,再不让沈巍去,你还指望我们特调处谁有这个本事啊?”


  “谁有这个本事都行,沈巍不能有!”赵云澜电脑前的扫雷再一次炸成烟花,他咬牙切齿,鼠标按的噼里啪啦响。


  祝红本来就不爽赵云澜这样护着沈巍的样子,火气也就上来了:“那可是斩魂使啊!斩魂使你知不知道?你还怕他被那小鬼吃了啊?”


  赵云澜拧着脖子转过脸,狰狞道:“我不是怕他有危险,我是——”


  门外老李探了个头进来:“那个,沈老师。。。”


  “不见!”赵云澜又把脖子拧了回去,硬生生气成了个河豚。


  “不是。。。”老李顿了一下,还是把身后的东西拿了出来,“那个。。。沈老师让我给你的。”


  “哦~爱心晚餐啊~”林静从老李手上接过来那个饭盒,转了个180度的圈,递到了大庆的手上。


  “哦~爱心晚餐诶~”大庆模仿着那假和尚夸张的语气,简直跳了段踢踏舞,然后往老楚面前递。


  老楚扶额,挥挥手,示意让小郭接着,小郭小心翼翼的接过来,转身就往赵云澜面前递。


  赵云澜看着面前小孩眨巴的纯真又单纯的眼神,脾气也发不了,最后还是把那饭盒接了过来。


  所以是夜,赵云澜赵处就和那个饭盒进行了一番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的大眼瞪小眼。


  大庆叼着小鱼干路过,一边老神在在:“都是万儿八千岁的人了,怎么吃起醋来跟二十几的小年轻一样。”


  然后他赶在赵云澜抢走他小鱼干之前赶紧溜走了。


  赵云澜气结,他把心思从那只死猫身上回转过来,继续看着面前的饭盒,然后他四周环视了一圈,确定没有同事在了,才一边念叨着“粮食不能浪费”一边打开了饭盒的盖子。


  俗话说“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赵云澜就是个典型的谁有吃谁是老大的主,更别提沈巍这种几乎要了解他到成他蛔虫的地步,一顿饭下来,赵云澜嘴上没说,脸是没下午那么臭了。


  所以晚上下班,赵云澜叼着根烟出了特调处,看见在蒙蒙细雨的路灯下撑着伞等他的沈巍时,整个人直接都没了火。


  火是没了,傲娇还是要傲娇一下的,赵云澜“哼”了一声,转身就往远处走。


  沈巍赶紧跟上。


  且说赵云澜今天本来就没带伞,这会儿看见来接他的沈巍宁愿淋雨也不愿去找他的姿态就显得更加生气,沈巍慌的有点懵,只好跟在他后头,也不敢跟紧了,一把伞犹犹豫豫往前伸伸又往后退退,最后还是伸长了胳膊把赵云澜整个儿罩住了,自己倒是什么都遮不到。


  赵云澜猛地停下。


  沈巍躲不急,差点撞上去。


  他看见面前的人恨铁不成钢的回头,咬牙切齿道:“你要是淋病了怎么办?”


  沈巍眨眨眼,本来都做好了要挨劈头盖脸一顿骂的准备,这会儿更懵了。


  赵云澜伸手戳他额头:“你就没——”


  你就没爱过人吗?不知道这时候要哄一哄吗?


  赵云澜心里猛地刺了一下。


  沈巍还真没爱过别人。


  这么万儿八千年,他光守着那些画像过了。


  要他怎么懂?去哪儿懂?沈巍啊沈巍,我真是。。。


  赵云澜抢过沈巍手上的伞,一把搂过他的腰:“回家!”


  沈巍揉着被戳红的额头看他:“你不生气了?”


  赵云澜笑着在他耳朵上亲了一口:“生气?生什么气?老子的人,老子爱还来不及呢,你说是不是啊宝贝?”


  “赵云澜!”


  “诶!我在呢宝贝!”


  “你放肆!”


  “我的人我为啥不能放肆啊宝贝?”


  。。。



【巍澜文整理】论坛体和知乎体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感谢整理

流行女鬼:


D





@渡边英俊 




【沈赵】【知乎体】爱情里等待一个人是什么体验?


 




@大吉岭茶茶茶茶 




《【镇魂】【巍澜】【ABO论坛体】急!如何追求高级知识分子Omega!!!(上)》




《【镇魂】【巍澜】【ABO论坛体】急!如何追求高级知识分子Omega!!!(中)》




《【镇魂】【巍澜】【ABO论坛体】急!如何追求高级知识分子Omega!!!(下之一)》




《【镇魂】【巍澜】【ABO论坛体】急!如何追求高级知识分子Omega!!!(下之二)》




《【镇魂】【巍澜】【ABO论坛体】急!如何追求高级知识分子Omega!!!(下之三)》









J



 


@建国之后可以成公主 




【巍澜/论坛体】我的上司没事就会呕吐是不是怀孕了









K





@葵小爷 




【镇魂/巍澜】同事在你面前秀恩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知乎体/一发完)


 







L  



 


@林君 




【知乎体】每天看着自己的上司秀恩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知乎体】学生时期的“校园基佬”是怎样一种体验?









M



 


@陌上青桑 




论坛体:不小心把暗恋对象睡了怎么办?




论坛体:不小心把暗恋对象睡了怎么办(二)


 




@木籽合欢 




【巍澜】话说隔壁班的班长和体委是不是有一腿?【论坛体】(1)




【巍澜】话说隔壁班的班长和体委是不是有一腿?【论坛体】(2)




【巍澜】话说隔壁班的班长和体委是不是有一腿?【论坛体】(3)




 


@玫瑰萝卜稣 




【镇魂论坛体】你吃哪对cp?




【镇魂论坛体】818我那些奇葩的同事们




【镇魂论坛体】吐槽一下男友挑选礼物的品味


 







N





@南风知我意




【巍澜】搞cp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巍澜】搞cp是种什么样的感受2


 







Q

 


@秦北樱🌸 




【知乎体】【ABO】AA在一起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清零0026 




【巍澜】记错课表跑错教室而且是自己男神的课上该咋办!急!(论坛体)


 







R





@绒毛尾的狐狸 




【镇魂/论坛体】新生报考,贵校接受师生恋吗?(1)




【镇魂/论坛体】新生报考,贵校接受师生恋吗?(2)




【镇魂/论坛体】新生报到,贵校接受师生恋吗?(3)




【镇魂/论坛体】新生报考,贵校接受师生恋吗?(4)




【镇魂/论坛体】新生报考,贵校接受师生恋吗?(5)




【镇魂/论坛体】新生报考,贵校接受师生恋吗?(完)


 







S





@双千 




【镇魂】【论坛体】龙大沈老师相关楼




【镇魂】【论坛体】龙大沈老师相关楼




【镇魂】【论坛体】龙大沈老师相关楼




【镇魂】【论坛体】龙大沈老师相关楼




 


@手心里的太阳 




[镇魂][巍澜]虹桥机场碰到了一个9分的神仙哥哥,有图有真相


 







X

 


@小生无恙 




【论坛体/巍澜】谁知道我们学校新来的转学生是什么来头?


 







Y

 


@柚子冰 




听说生物工程的神仙老师要辞职了,有什么办法让可以他打消念头啊?(上)


 




@月见君说 




【巍澜】论坛体:龙城大学第一男神我爱你!(上)




【巍澜】论坛体:龙城大学第一男神我爱你!(中)




 


@叶落知秋 




【巍澜/知乎体】另一半很老派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一发完〗


 




@愿初心永随 




【巍澜/论坛体】特调处处长竟然是个Omega?(1)




【巍澜/论坛体】特调处处长竟然是个Omega?(2)




【巍澜/论坛体】特调处处长竟然是个Omega?(3)




【巍澜/论坛体】特调处处长竟然是个Omega?(4)(完)






@余妄喝旺仔 




【镇魂】论坛体 上司的男票疑似出轨怎么破?









Z





@醉卧槿枝 




【巍澜/论坛体】喜欢上了心理学课上新来的禁欲系学生怎么办?急!在线等!01


 




@终南何有 




【巍澜】《那个经常来蹭课的胡渣男和生物学院的沈教授到底是什么关系》




















感谢投喂: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