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imess

你是不是有别的小朋友了(上)

超级好吃!!!最喜欢的一篇朝俞!!私心马在主页乐qwq…!!吹爆太太嗷嗷嗷!!!!

旯夕:





误会梗


私设,ooc,成年后工作稳定的设定。


排雷,有炮灰出现。



      谢俞揉了揉眉间,十几个小时大手术连轴下来的疲倦感终于袭来。高紧张度的神经一下子崩开让谢俞有点晃神。


    “小余,一会儿麻烦帮我把手术服整理一下,谢谢。”


    “好叻。”被吩咐的夜班护士一口答应下来,又凑过来道


    “谢医生,你今儿是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好几天没回家了吧?”


    谢医生的神话故事在Z医院连隔着四栋楼外的儿科都能说的头头是道。


    无非是高考省状元考到了清华医科,博士毕业之后又在本院杨教授的力荐下打破往年规矩直接在两年内升上了心外科正高级主任医师,一路晋升的学霸还有清晰漂亮的眉眼和轮廓加上清冷的气质,一开始让很多小护士每天上班都脸红心跳的,后来发展到女患者也‘发病率’极高。


    但是每次对上谢俞那张写满了‘有事吗没事快滚’的脸,各位少女的小鹿就有点歇火了。


    直到有次谢医生在自家小区门口把找上门来医闹的男性家属揍到嚷嚷都嚷不出声的事儿被传到医院,小鹿才彻底不敢动转头跑老远了。


    据目击者称,谢俞当时那个狠劲儿和平时医院里文雅清冷的白大褂谢医生完全是两个人,好像这三番五次来医院撒泼甚至总去他家小区堵着他要‘赔偿’的家属激怒了他心里哪个街头打架小霸王的人格,三四道凌厉的招儿下去,愣是把块头比谢医生还大一圈的男人轮到趴地不起了。
    谢俞手里也留着劲儿,没想弄出个事儿来,只是这个明明因为老婆回家后术后护理没做好伤口恶化了就总想来讹下医院的傻逼有点过于突破他的承受下线,他谢俞本来脾气可没这么好。


    当然了,谢俞还没来得及拍拍裤子,就被一个大高个儿帅逼咋咋呼呼地一边问有没有受伤一边撸上楼了,这事儿被还沉浸在小谢医生扫堂腿中的目击者全程忽略了。


    事后回忆起来,那帅逼长得还有点儿混血?目击者表示有点苦涩,好看的人的好兄弟也没有难看的。


    谢俞把车熄火,刚准备上楼,又想起贺朝今天应该回来了,折返去小区门口的水果店买了两串又大又水灵的青葡萄,贺朝爱吃。


    谢俞出电梯的步子有点轻快,已经半个月没见他男朋友了,男朋友这工作到处飞,虽然钱也挣得不少。


    都这个点儿了,自己也没想到今天能回家睡个觉,谢俞想象着贺朝抱着一角松软的被子沉沉入睡的模样,脸上露出除了贺朝没有第二个目击者的温柔。


     “哥——”推开卧室门的的谢俞还是没看到半个人的身影。


     谢俞觉着有点奇怪,不是说今天回的吗?一边拿出手机,才发现老早就没电了


     拿充电器冲上以后谢俞从弹出的几十条微信里找到一条来自贺朝的


     “今天不回了。”


     谢俞往上又翻了翻,就这一句??


     这不像那个蝉精啊,怎么着去了趟美国 蝉水土不服去世了?


     而且记得他是今天临晨的机票,怎么也已经到了啊——谢俞压下心中的不对劲。


     可能突然公司有事儿?


     谢俞一点期待的小心思被这一搅合已经没了大半,再加上实在是困的不行了,也不做多想,洗了个澡便睡了。


     贺朝自我感觉很详细地跟眼前男孩介绍了公司的情况和工作流程,虽然男孩显然也没有听明白。


     成年后倒是和贺朝关系渐渐亲起来的他亲妹,给他丢了个任务,说是自己发小在美国也是金融系毕业,想回国发展,还正好拿到了贺朝他们公司的offer,情理之中请他帮忙照顾一下。


     麻烦的是这小孩儿真的是刚出校园,啥也不知道,而且在美国那么久,也得麻烦贺朝带着熟悉下国内的环境,这次趁着出差他亲妹就直接把发小塞给贺朝让他带过来了。


     男孩叫李果,看着眼前这个年纪和成就不相符的天才风投精英,李果有点拘谨,也知道自己这个小菜鸟给他添麻烦了。


     如果不是发小三番五次的拉关系,他也不好拂面子,而且,贺朝这个人确实能提供他急需的帮助。


    下了飞机已经是晚饭点儿了,贺朝带李果先去公司附近酒店安顿了一下就准备回家了,谢俞应该还在上班,不知道有没有手术,直接回家等小朋友回家好了。


    贺朝想了想他男朋友穿着白大褂认真又沉默地工作样子,紧了紧喉咙。他太想谢俞了。


     “朝哥,你先回去吧,今天太谢谢你了,过几天我入职请你吃饭。”李果看贺朝也是一脸归心似箭的样子,本来准备请贺朝吃个饭,现在也不好多留。


     “嗯,好,到时候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我先走了。”毕竟是亲妹亲祖宗给自己留下的任务,不能瞎带啊,万一这小孩回家告状怎么办。


    而且看她那个紧张样儿,还不知道这小孩以后是不是自己妹夫呢,想着贺朝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果,还不错,小伙儿长的挺精神,人也有礼貌,就是不知道对自己老妹怎么样。


     “朝哥再见—”


    贺朝挥挥手往电梯走去。按下下降键。


     “哐——”一声巨响从堪堪停在贺朝面前的电梯里传来。


    接下来又是一声重物倒地的声响。


     “叮咚”同时间,电梯门打开。


    瑟瑟发抖的女孩脸上还停留着受惊的表情,眼眶通红,手里的画板还没有放下。


    贺朝把目光向下移,地上趴着个中年男人。


    行吧,合着我贺某碰上电梯猥琐男被受害人暴打的现场了?


     “你没事吧?”贺朝一手按着电梯按钮不让电梯门关上一手去拉女孩。


     “行了我在报警了,这东西刚对你不老实了?小姑娘你挺刚啊,这要不是他给他一板——”


    女孩像是看到了什么,突然尖叫出声:“小心!”


     “咋了——我操!”贺朝还没反应过来,大腿突然一热,一阵强烈的刺痛传来。


     “我操你这个傻逼,还敢偷袭老子,一板子没敲晕还要来找死。”贺朝用没受伤的腿一脚扫倒了不知什么时候爬起来的中年男人,左手把那人手上抓着的匕首一扔,又是一把拉住双腿把人直接从电梯拖出来,还不等中年男人作何反应,贺朝把人重重地一甩,又是几招凌厉的拳脚迎上。


     “哎哟哟——你.....你报警吧你!”男人已经被打到浑身散架般,方才想阻止贺朝报警而使阴招的胆子已经全吓破了。


     “傻逼”贺朝啐了一口,拿起手机报警之后才注意到,眼前的女孩脸色已经吓得惨白


     “啊!!!!!来人啊!!!!”女孩突然醒了一般尖叫起来。


    从房间探出头的人越来越多,正准备出门吃晚饭的李果听到这声响也赶到电梯口看了眼,这一眼愣住了。


     “朝哥?!”贺朝的整条裤腿已经被鲜血染红,整理过的发型也已经乱了,有几根发丝耷拉下来,配上那刀削刃壳般的混血脸倒是有几分嗜血凌乱美感…这是他在杂志上听闻里都没见过的贺朝....


    李果愣了愣神,赶紧打破了这种违和想法,冲上去扶稳了痛感袭来趔趄一下的贺朝。


     “朝哥你没事吧?!喂救护车吗——”


     “别叫救护车,没啥大事儿。”贺朝感觉得到,刚刚也就是那傻逼没拿稳刀,应该只是想吓唬一下他,伤口不深,只是在大腿根部,疼是疼了点。


     “诶,可是朝哥你....”李果也被吓住了,但听到贺朝让他不要打120,也就真的莫名听话放下手机了。


     “我没事,去对面诊所包扎一下。”贺朝看了眼已经被群众安抚下来的女孩,和现在还没爬起来的中年男人,叹了口气——


     “stark,我的战衣什么时候做好。”


     “………”


    李果赶紧跟上虚扶着贺朝下楼,两人赶到酒店最近的诊所处理伤口。又从行李箱里换了条干净裤子。


    贺朝扶额,这是哪门子事儿,刚出门给谢俞打过去电话又是关机状态,看样子小朋友今天又是有手术....


    一般太晚结束的手术,谢俞习惯性的会睡在医院安排的休息室对付一晚,就算偶尔回家,也是凌晨,累了一整天....还要看到贺朝这条瘸腿...


    怕是小朋友这一晚上又睡不了了。


    贺朝摇摇头,谢俞最近总说工作太忙精神不佳,什么事都等明天早上再说吧,况且也是点小伤罢了。


     “诶...那什么,李果,谢了,我就先走了。”贺朝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又拖着这条瘸腿,打算在酒店开间房休息一晚上。


     “朝哥!这,这都八九点了,我请你吃个饭再走吧。”而且李果也过意不去让这大哥一个人瘸腿回家,虽然贺朝看起来比他大了两个码。


     “.....行吧,走。”贺朝是真的忘了还得吃饭,现在一说倒真的有点饥肠辘辘的感觉了。


    俩人就近吃了点东西,期间李果听说贺朝今晚上也得住酒店,就提议让贺朝跟他住一间就行,毕竟这富二代小子定的是总统套,客房是有的。


    贺朝想了想也同意了,也就一晚上。


    吃完饭贺朝随手递了根糖给李果,棒棒糖他已经不经常含着了,但是总还是习惯性的带上几只。


    李果脸有点微微发红地接过去,有点惊诧一个一八五的商界精英居然会随身带着这个?


    发型被贺朝随意撸了两把,又露出好看的额头曲线和比普通人略深一些的眉眼....


    李果一下子移开了视线,感觉嘴里的糖简直太甜了。


    回到酒店,贺朝顺便拿出电脑给李果传了几份公司近几年的资料,让他自己看看。


    李果说话间都有点愣,看贺朝实在疲惫,赶紧让他上往客房休息去了。


伤口还隐隐有点疼,但是贺朝实在是有点撑不住困意了,半梦半醒间还给谢俞发了条微信


     “今天不回了。” 谢医生,明天再让你好好心疼一下情哥哥。


    谢俞看着屏幕上的照片有点发愣,今天难得休息一天,起了大早准备去菜市场逛逛,打算给贺朝展示一下他和智商严重不成正比的厨艺。


    刚把牛奶热完,谢俞接到了沈捷的电话,这小子毕业之后走家里关系,在B市商务区的高级酒店领了职,现在已经是人模狗样的经理了。


    因为工作缘故,两人也有段时间没联系了。谢俞划开电话道:“沈捷?”


     “老谢,早啊...”沈捷有点吞吐道“那个,老谢啊,有件事儿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


     “额....就是吧,诶呀算了我也不知道咋说,我微信给你发图片了,你看看吧。”


    谢俞:“???”


    沈捷一脸英勇就义表情地把几张图片点击发送,赶忙道:“那我先不说了哈,你看看吧,我先有事挂了!”


    朝哥,真不是我嘴碎,东窗事发之后老谢可不许供出我啊!沈捷哆哆嗦嗦地准备给自己上柱香。


    谢俞一边把热牛奶拿到桌上,一边点开沈捷发过来的图片。


    几张略模糊的照片,看角度也不像光明正大拍的。


    但再怎么模糊,就算只有小半张脸,图片上那个穿着自己给买的夹克外套,宽肩长腿的男人,谢俞也认得出,那是贺朝。


     他身边的....一个男孩?...正从他手上接过去一只棒棒糖,从照片角度看过去,男孩扶着贺朝的手臂被遮住,只看得到两人挨得极近,被微醺的夜色晕染下,男孩眼里甚至映出一些崇拜爱慕的光。


     谢俞往下翻,还有两张:是两人一起进来酒店,一起上电梯。


     还有沈捷的留言:老谢,我想来想去还是跟你说一声,没别的意思,可能只是朋友聊个天


     朋友?谢俞模糊的想,他贺朝什么时候有个这样的朋友,他可从来没见过。


     聊天....? 又是聊什么天晚上就直接不回了....?


     谢俞没想过自己有天也能像个什么太太一样在家里收到这种有关自己爱人的偷拍图片。


     他又沉下心的样子仔细想了想,其实脑内已经一片浆糊。直到手边的牛奶又冰冷了,谢俞才想起来,哦,我好像是要起来去给哥哥买鱼。


评论

热度(1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