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imess

「巍澜」·真心相爱要做的21件事

☆1 在大庭广众下来一个拥抱,或者一个KISS

☆梗源鳇呔子
☆原著+部分剧版设定
☆会持续更新(吧)
☆大概算是甜饼
☆ooc请注意避雷

    日子离赵云澜桌上日历画得花里胡哨的那个日期愈加近了。

    沈巍不在的这几周让他仿佛又回到还单身时的日子,整日邋里邋遢也没个正经饭点儿。难免总闹闹胃病。像是煎熬般地过着日子,在每一个过去的日期上凶神恶煞地打上血红色的叉。

    终是到了圈起来的那天,难得吃了早饭的赵云澜激动得反而有些胃疼。

    从醒来起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确认手机上沈巍发过来的车次了,却还是明显提前了两个小时就到站口的赵云澜一面踱步一面思忖着过会儿该怎么不失礼貌地向自家媳妇表达自己大半个月来的饥渴……呃…思念。

    想想还是觉得气不过,怎么偏偏挑这时候出差。你说一个讲古汉语的教授,又不是搞考古的,三天两头往外跑个什么劲?倒是他带着的那帮小姑娘…想到这里,他不由舔唇,微微蹙眉,眼中藏着的是无法言说的意味。不过好在这次情况特殊,只沈教授一人独行。当时听到他这么说时,还暗自松了一口气。可转念一想,不行啊,自己公务缠身,老婆出差身边无人护驾,人一个弱不禁风的普通…斩魂使,万一出了点危险可怎么办。一想到那次小巷里的那场打劫,赵云澜就心有余悸。这么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慷慨大方又玉树临风的沈巍,被人劫财还是小事,若是给劫色了可…实在是没法想了,赵云澜眼疾手快地就抢了沈巍身旁安静躺在桌子上的手机准备给校长打电话请假,却被沈巍一把拦下。
    “干什么。”沈巍莫名其妙。
    “不准去,一个人不安全。”赵云澜气得瞪眼。
    “都答应了。再说我一个男人,有什么不安全的。”沈巍无可奈何又觉得好笑,嘴角不经意向上勾起。看赵云澜担心的样子,还颇有些可爱。
    “你……上次被抢劫了什么都乖乖交出来的沈巍教授,”赵云澜突然正色,“请问你要是被堵着劫色了是不是也要这么乖乖的啊?”偷偷把手机藏到背后。
    “……”沈巍推了推眼镜,“…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些…”
    “我,特别调查处处长,赵云澜,现在无比认真地向特别调查处处长夫人沈巍,提出质疑。”这老流氓趁着说话的功夫把整个人都凑到沈巍跟前,鼻尖马上就能相碰处,呼吸可闻。
    “……不会的。”沈巍有些局促,嫩粉色已经从耳根开始蔓延,大有红透整个脸颊的趋势。“除了你以外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文化人说得隐晦,但早已习惯的那人已经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刚想趁机占点便宜却被对方突然凑上来的唇惊得瞪大了眼睛。他向来不会这么主动。
   只是一个冰凉而转瞬即逝的接触,却足以掀起他心中万千波澜。始作俑者窘得垂眸不敢看面前人,脸颊红得似在冒热气。赵云澜对他这副模样表示十分的喜闻乐见,厚着脸皮就往人家身上凑。

    于是临行前一天晚上,干柴烈火。

    想到这儿,赵云澜终是显出些尴尬来了。毕竟自己这么个绝世纯1,就这么被美人压得暗无天日这种回忆,想来还是难免不甘,却也无法可想。这么看来也有这么久没做…这些事了,看来今晚不做点什么,可就真是对不起远道而…归?的沈大教授了。

    赵云澜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空虚太久导致yy过度,人还没到呢就已经满脑子黄色染料,这时才想起来看看手机上的时间。

    反复确认了不下五次,他有些错愕地发现离预计时间只有不到十分钟了,自己什么时候连想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能想这么久了?可别是更年期提前了吧……其实自己心里还是清楚,和沈巍有关的事儿,就算只有一粒沙子大小,他都乐意想个几天几宿的。

    恍惚间一个高挑精瘦的身影出现在出站口,不同于其他人的大包小包,他身后背着的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轻便双肩包给他添了不少青春的气息。虽然气质与学生大相径庭,但是散发出来的魅力相比学生而言却只增不减。鼻梁上并没有架着眼镜,或许是他一直懵懵地四处望的原因。

    这可把赵云澜喜欢坏了,险些一个没忍住鼻血就要下来。他整整衣服,手往兜里一插,吊儿郎当地就往沈巍那处走去。沈教授总算是瞥见他了,目光不知为何有些呆滞,突地像脱了线的人偶一样有些急切又踉跄地奔向赵云澜,二话不说就将人搂在怀里。

    赵云澜自是受宠若惊,为他家沈教授越来越趋近于自己的不知害臊感到一丝喜悦,也便不拦着,抬手就抚向来者背后。

    “哎宝贝儿,可想死我了…”哪怕拥着人,嘴上还不忘占便宜。可沈巍一言不发,只是死死地抱着人不放手。这样的状态持续了整整两分钟。赵云澜觉着有些不大对劲,想要推开却苦于力气不够大,只能实行言语上的劝导。

    “这么多人呢…咱回家再接着……呗?”
    “我今儿还没洗澡呢你不嫌我脏啊。”
    “不会真给劫色了吧赶紧让我看看我宝贝帅气的脸?”
    “宝贝儿…宝贝儿…?先松松手……”
    “沈巍!”是终于忍不住的低喝。

    沈巍像是愣了一下,手慢慢松开了。赵云澜退后半步,盯着他的脸,好半天没说话,看得沈巍一阵不好意思。

    “我……方才是不是做了什么有辱斯文之事…?”像个犯错的孩子。
   
    “沈教授…”赵云澜故作神秘地开口,“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想我啊?”

    沈教授一时语塞,瞪着人满脸通红,却委实想不起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有些语无伦次:“胡…胡说八道…。”瞧着,话都说不利索了。

    赵云澜刚想打趣继续挑逗他的小美人,突然意识到事情不对,,拽着人手就往外走。

    等两人都在那辆骚包越野车上坐好之后,赵云澜才严肃地盯着身旁的人,缓缓开口。

    “从什么时候开始没印象了?”和审问犯人大相径庭,赵处此时满眼的紧张和担心。
    “…下车前五分钟还在想着给你打个电话,去找了一趟乘务员回来喝了口水,之后就看到你抱着我。”教授不愧是教授,条理清晰思路缜密。
    “呃……是不是又被陌生人搭讪了?”赵云澜蹙眉,夹杂着一丝…或许是很多丝的不爽。
    “算不上搭讪吧…?旁边的阿叔说对古汉语很感兴趣就一直拽着我讨论,我也挺乐意讲。”
    妈蛋……赵云澜扶额。就知道…怎么什么人都想跟自己媳妇凑凑,要是可以的话真想把他就这么一天到晚藏在家里只自己一人看着。“水杯拿来给我。”

    沈巍不太明白赵云澜的脑内小剧场已经跌宕起伏十万八千遍了,只顺从地抽出包里赵云澜给他买的水壶递了过去。

    赵云澜低头一嗅——果然…。不禁攥紧了拳,眼中似有火苗迸裂。

   是迷药的味道。那种前五分钟没有任何现象产生,而后异味扑鼻的迷药。当然,也有催.情的成分。

    沈巍不明所以,凑上前吸了吸鼻子,突然什么都明白了。眼神不敢再对上赵云澜,有些飘忽不定地游走了一圈,又不知所措地眨巴眨巴大眼睛,终于只盯着放在大腿上的手不再乱动。

    这回是错在自己,论怎样狡辩也没用了,都是自己粗心大意惹的祸。本该料到在这方面应多加小心的,却还是因为…对于见到赵云澜太过心切而疏忽……想来脸上又飞起一抹粉红,刚下定决心说的对不起又哽在喉中。

    赵云澜最见不得他纠结得要死的样子,赶紧双手环住他在人耳边轻声警告着:“下次再这样不小心,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语罢还不忘挑逗地咬了咬那红得要滴出血来的耳垂。

    “对不起。”沈巍突然反客为主,低声吐出的三个字很难感受到道歉的诚意。他一个回手就把赵云澜圈在怀中,自己则低头在人锁骨有一搭没一搭地啃咬。

    “嘶……”赵云澜惴惴不安地瞟了眼时间…糟了,药效该发作了。得赶紧赶紧把人带回家,趁着这……好好抒发一下自己这大半个月来的寂寞苦楚。

    然而不太妙的是,自己心里那点儿小九九还没算计好,就已经被人攻防破阵了。

    完了。今天看来是,等不及回家了。

·☆1END

——☆——☆——☆——☆——☆——☆——☆——

我写的是啥…
看不下去
有什么意见建议希望看官们可以评论…我会尽量改的!
……弃画从文系列
有机会把图也画了(画的出来的话)
真的很菜了  看完全篇辛苦您了…

评论(9)

热度(52)